翻公司电脑翻出来的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好像是沙加秀逗了的

我什么时候码了这个东东???哈哈哈哈哈

————————————————————————————

穆觉得最近沙加变得好奇怪,总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他前面望着他,感觉不到他想要表达什么,要不是明亮的眸子里能看见自己的脸,穆几乎要觉得他目空一切,圆寂了!而每当这时,穆会条件反射性的咽下口水,紧张的靠近沙加推推他,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呢喃一句:“沙加,你还活着吧?”接着沙加会迅速反应过来,以每次不同的态度,做出不同的动作来回应他还活着…今天他是把地板拖得可以看见自己的倒影。穆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做完一系列奇异的行为后,再坐回原地继续看着他发呆,口里还碎碎念:缆神、哦想根、溺水。穆今天一反常态对着沙加微笑,“没死…”一个星光甩过去,“就滚回你处女宫。”沙加躲过攻击,瞬移出现在穆面前,气馁的说着,“失败了,又失败了…”消失在穆面前。

  

  和平时期守宫还是必要的。这天穆值班,卡妙经过白羊宫,找穆维护一下圣衣,正好闲聊家常,穆把奇怪的现象说给他听,卡妙脸一下就黑了!

  

  看起来要下山的样子却转身折回去上山。边走边对着穆说,“这只是一个误会,我明天让人来给你交代。”

  

  穆一愣一愣,没明白怎么回事?!

  

  第二天,穆把值班日志交给牛哥,返程时被米罗叫住,穆回头吓一跳,米罗不好意思摸着满头包,说:“沙加那个二愣子,怎么还没搞定你。”

  

  把穆扯到一边,低声问穆,“沙加最近是不是老碎碎念来着?”

  

  穆一怔,果真有人来给他交代。点点头,穆用眼神回答米罗的提问。

  

  “我先说明,中文音不准只能怪他自己。”米罗看着眼神更疑惑的穆,突然好想恶作剧,却被穆看穿直接念力打在他头顶的几个包上。痛痛痛——

  

  “沙加难道想出海吗?”穆似乎明白了什么的自言自语。

  

  “啊?”米罗还没开始说呢,穆就得出结论是几个意思?!

  

  “沙加老说什么缆绳啊,溺水一些。”穆看着米罗,“他是不是想出海旅游,又怕不会游泳而死翘翘?”

  

  “你到底是要笑,还是想哭?”话锋突然一转,米罗的表情变得特别奇怪,在穆看来像被蜜蜂蛰了笑神经,不笑难受笑了又扯着痛的感觉。

  

  “我…我憋得难受。”米罗表情丰富的开始掉眼泪了,“缆绳!溺水!哈哈哈——我说…穆,你真会挑字眼。哈哈哈…”

  

  “到底哪里好笑?”穆很认真的鄙视米罗,“你说,我也乐乐。”

  

  熟悉的小宇宙划过天际。

  

  米罗猛然停住,抬头怔了怔,然后附耳给穆说了句悄悄话。

  

  唰——

  

  穆蓦然立起,披风一甩,脸一阵红一阵黑的径直朝自己白羊宫走去。

  

  ……

  

  ……

  

  ……

  

  牛哥问大家,猜到了米罗跟穆说什么了吗?

  

  


评论(17)
热度(11)

© 珍心珍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