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35(米妙米,沙穆)

  (三十五)

  

  “我知道的并不多,疑问却不少,本来你们为何失忆也在我的疑惑之中,现在我想通了,至于米罗的记忆,”卡妙说这句时米罗正目不转睛的看他,卡妙只滑囘动了一下眼球回应着米罗的眼神继续说道,“他记得我,小宇宙也是有的。之前在你们下榻的酒店老板提醒我去找穆,我们遭遇攻击时,他发出三成小宇宙救了自己,我还未深究,加隆就出现带走穆,事情发展超出我的掌控,沙加也下落不明。”

  

  “等等卡妙,你这段信息量太大。…重生的还有穆、沙加和加隆?”

  

  “恩!”

  

  “他们情况好不好?”撒加直指重点。

  

  “穆状态不好,意识完全混乱。加隆看不出是敌是友。...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34(米妙米,沙穆)

  (三十四)

  

  阿布的内室还算是比较好清理的,平常就有冰河和贵鬼帮着打扫,他只需要简单整理下,因为桌椅年久失修,大家便三三两两的席地而坐。

  

  “互相问好寒碜的废话就略过,直接谈重点,我们交换一下彼此知道的情况。”

  

  接过撒加的话,阿布首先做了一番总结。

  

  “第一要说明的灵魂是我,不过身体并非是我,同样的还有这个家伙和这个家伙。”阿布顺手指过撒加、修罗,“我很明确这点,我们意识里记忆所到之处,身体感受却完全没有熟悉感,比如现在从山下一路走上来,身体负担牵强,这是具欠锻炼的肉体。”

  

  卡妙向撒加修罗看过来,后者两人微点头以示赞同阿布。...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33(米妙米,沙穆)

  重生之后你我反向

  

  (三十三)

  

  卡妙提到同伴,旨在大家都是安全的,偏是这种刻意却额外‘此地无银三百两’,迟疑一秒的阿布同囘修罗非常默契接受对方的善意而回避了消息的真囘实性,不过撒加的态度较明显,凝重的表情表示他对这个消息抱有很大的怀疑,但只是有囘意思的望了一眼卡妙后并没有继续追问。不急,既然同伴不想破囘坏久别重逢的气氛,那他也可稍等。

  

  为何要装作不认识他而来圣域,之前的疑惑卡妙有问的想法,对于眼前那三人,他混沌中复活第一时刻就看见的三人,抛开失忆的米罗不说,撒加和修罗明明是故意隐瞒的,想想二次复活时被史昂授意来圣域假意叛囘变时,他们明明囘心意相通而无...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32(米妙米,沙穆)

  (三十二)

  

  看着这一群人来到自己面前,还一脸对他的怀念,卡妙真不适应。

  

  首当其冲的是阿布,他直接就扑过来,一口一个好邻居,非常想念的让卡妙愣在当场不知作何反应,是回以热情又热烈的拥抱还是直接冠上自己最平常不过的面瘫脸?在阿布浅蓝色跳动的发香下,他感受到亲切,曾经伙伴们的点点滴滴一下子全涌上脑海,面部表情不自觉就柔和了,虽然是动也未动,却任着阿布粘在他身上揉蹭。阿布身后一行人不远处站着,如第一次相遇一样,撒加,修罗,和熟悉到刻骨铭心的宝蓝色男子,后者看着他和阿布的亲昵劲似乎惊讶意外还略带讨厌的神情。

  

  一直走在最后,米罗脚步在台阶上挪动得很慢,撒加和修...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30(米妙米/沙穆)

  (三十)

  

  “好了,米罗。”浅蓝色发的人坐在了米罗对面,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态一脸认真的对着他,将上一秒即将暴发的他用表情镇囘压住了,“我是阿布罗狄,你的私人医生。如果还想在这次生命里走下去,就别太任性。我知道你压根就不信撒加他们的说辞,不信便不信,那就用你自己的切身感受吧,吃与不吃你身体哪样舒服?”

  

  “一脸你百分百的理。”米罗斜着嘴角,调侃对方,“你行医执照呢?拿来本大囘爷瞧瞧?要不我直接举报你个无照无良无德冒牌庸医乱制乱用害人损人至死至残,不整你个十年八载蹲号子里反思反省反囘人囘类我不罢休!”

  

  咻——还未等米罗机关枪嘴巴停下来,一枚金色徽章和特制证本...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9(米妙米/沙穆)

  (二十九)

  

  米罗头开始一阵阵的疼,是那种脑内右侧的晕疼,前些日子偶尔一会,时间持续并不长,而今天却一直在加剧,可能是酒精的影响。修罗一直陪着他,强制他半躺着,如果米罗抗议,修罗便放狠话说他如果不合作就用武力解决问题,意外的修罗今天也很凶悍。因为是脑袋疼痛,消耗的精神也最大,他渐渐没精神跟修罗争执,安静了许多,倚着头暗自伤神,活像一个悲惨的戏剧男主角。

  

  怎么落下的病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只知道恢复意识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艳蓝色头发的人焦急的脸跳入他眼帘,看见他睁开眼睛,关切的表情忽的就急转直下,一副欠债没还他的样,要不是旁人拉住,估计那已经捏成铁拳的手就直接招呼...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8(米妙米/沙穆)

  (二十八)

  

  当米罗醒来时,撒加和修罗站在床边正看着他,撒加脸上不好看,一出口就没给米罗面子,连着修罗一起骂了。

  

  米罗斜着眼一副满不在乎,不就是贪了几杯液体昏昏沉沉睡了一上午,又不是多大事。说好的出来散心,结果整天整天消失的人哪有什么资格对他说教。

  

  修罗本就是闷葫芦,也没几句话啰嗦的,这对一个本是阳光爱玩爱闹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老实的呆在旅馆里发霉,即使是顺带着出来的,也不能因为他病了一场就对他格外‘优待’,限制左右。

  

  穷极无聊时好容易认识一个叫卡妙的家伙,最后还被对方爽约,米罗心里极其不痛快。这感觉黄连配苦瓜,气不打一处来,特别让他想揍...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7(米妙米/沙穆)

  
  (二十七)
  
  完成这次聚餐,也算聚餐吧,还算愉快!因为修罗在厨艺上也有相当的造诣,同卡妙配合非常得当,上炒下炖边焖蒸,时间和火候都掐得很准,菜色丰富,有色有味一桌子。因为卡妙不喜酒,便同贵鬼搭伙灌了几杯饮料,席间米罗会突然停下有意望一下自己对面的人,却总不能好好说上一句话,对方总是侧着脸同旁人说话,好像安排好的流程,当他想开口说话时,偏巧卡妙也正和其它人讨论关于菜品的问题,总共一桌就那么几个人,他竟抢不上话。所以这顿饭米罗吃得有些马虎,但酒却没少份量。等他有些微熏似醉的状态时,模模糊糊的视线中对面的人影拿了一个杯子起身走进内殿,转眼又朝着他走过来,停在他面前,然后被扶着头,一股清凉...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6(米妙米/沙穆)

 (二十六)
  
  四个人出现在圣域白羊宫,卡妙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冰河先一步迎上去,卡妙的目光并不在他身上,而是透过他的左侧直接看向另外两个人。
  
  “你带了客人?”卡妙表情有些诧异。
  
  卡妙的眼神和表情,再加上他的‘客人’两字,根本不对劲,冰河双肩一沉,垂下的胳膊此时感觉乏力,手里的菜仿佛加重,不自觉用力拽紧。看见卡妙的米罗举起手向他打招呼,卡妙微微颔首抱以浅笑,眼神里没有什么波澜。
  
  这时贵鬼推着米罗往宫里走,与卡妙擦肩而过。自从圣域战后落入沉寂,贵鬼和冰河这两个因为同时失去师傅而互相鼓励支持留下来的人变得很有默契,棘手的意外情况片刻便能理会。正如自己所料,卡妙先生对某些特定的人...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5(米妙米/沙穆)

  (二十五)

  

  难得的卡妙和冰河贵鬼能一起下厨,当卡妙说要自己做一顿饭给两个小家伙解解馋的时候,冰河差点从水瓶宫阶梯滚下去,贵鬼一脸的不理解。冰河拽着卡妙问东问西,因为从记事起来,卡妙几乎没有做过饭。在修炼时也是艾尔师兄完成这项工作,后来艾尔因为意外后,领着冰河的卡妙几乎没好好进食过,印象里冰河真不记得师傅做饭是什么味道…突然说起下厨,冰河有些适应不过来。

  

  “确定吗?”冰河疑惑的再次跟卡妙肯定,“师傅刚刚恢复身体,还是多休息,我和贵鬼…”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卡妙一个鄙视瞪回去,马上住嘴。而在一旁的贵鬼更加莫名其妙,正想要说什么又被冰河一个鄙视丢过去,眼神分明在说:你一...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4(米妙米,沙穆)

  (二十四)

  

  卡妙是被加隆送回去圣域的,冰河接过师傅时,用很疑惑的眼神张望了一下他身后,加隆表示冰河不用找了,没有人,沙加已经不在了。冰河一脸不可置信,明显感觉到身边贵鬼的僵硬。加隆没作任何解释,只说他还有别的事情处理,并叮嘱冰河,卡妙受了伤,小宇宙折损,记忆不知道会不会受影响。没什么必要的话,就留在圣域好好养着,不要出去晃荡,说完就离开了。

  

  冰河贵鬼带着卡妙回了水瓶宫,卡妙仍然昏迷,没有任何动静的躺着,贵鬼坐在床边发呆,冰河跟贵鬼说话,他只是很木纳嗯嗯几声,冰河叹气低喃了一句:感觉又回到了从前…贵鬼突然抽泣,渐而大声哭出来。冰河摸着贵鬼的头,把他揽在臂膀里安慰。...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3(米妙米/沙穆)

  (二十三)

  

  沙加有一定的把握,穆知晓在场的所有动静。如果不逼,断不现身。准确说是现‘声’。

  

  加隆身后的穆,暂且说是穆…朝着沙加的方向缓缓的转过脸,麻木的表情,然而犀利的沙加还是看出他嘴角一点不易察觉的放松,空洞的瞳孔深邃而看不到日常的温柔,近在咫尺的身躯,却隔着不知几重次元。试着挪动几步,穆只是怔怔的站着,并不排斥沙加的近身。

  

  尽管越来越近的俩人都没有话语,但属于他俩特别形式的交流正私下传递。

  

  [为何避开我,将小宇宙封存,拒绝与我联络是何故?]

  

  只间了一尺距离时,穆突然抬起手掌示意沙加停下。掌心淡淡的小宇宙光晕像沙尘一般散开,从容的收住脚步,沙加凛冽的盯着穆。...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2(米妙米/沙穆)

  (二十二)


  


  卡妙尝试着与穆对话,终不得善意的回囘复,曾守护在白羊宫前的战友,笑如春风般的穆,没有了往曰他熟悉的气息,此刻只是将他锁在结界里,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两眼失去光彩,毫无表情。他身旁的自己的水瓶座圣衣已失去应有的光泽,sǐ物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穆,让你漠视一切的要得到黄金圣衣?


  


  卡…妙…


  


  “穆?!”卡妙获取回应,熟悉的小宇宙从对方身上传来。


  


  缓缓抬起的手指伸向卡妙眉心,无神空洞的瞳孔里星光点缀,如浩瀚的宇宙传来的呼唤。


  


  穆,现在什么情况?


 ...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1(米妙米/沙穆)

  (二十一)

  

  “不行,我得先找卡妙。”米罗并不赞同沙加的主意,那天在林子里卡妙遭到的攻击,对方招招致命,连带自己都被迷成了帮凶,这不是儿戏。把攻击者弄回来,他本就不高兴,这回卡妙与攻击的人同时不见,他更心生忌讳,怎么也先要找卡妙。

  

  “不同于你,卡妙做为圣斗士回来的。”沙加轻击桌面,眼神凌厉瞅着米罗,“他有足够的能力护住自己,而我必须争取时间找到他们的隐藏次元,你别跟我拖后腿。”

  

  沙加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对米罗下了重口。其实他自知,没能看好穆,被对方忽悠,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在同一时刻,卡妙的失踪肯定不是偶然,说不准卡妙是察觉到异样,亲自追去的,而他却掉...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20[米妙米/沙穆]

  (二十)

  

  米罗不解。

  

  他这趟本就是旅行,而且卡妙答应他,会带着他。

  

  然而他又失去他。

  

  为什么脑海里会蹦出个‘又’,米罗不知道。

  

  “我不是卡妙。”沙加直截了当的对米罗说,语速很快,“没那么多耐性跟你玩失忆梗。接下来你听好,我只说一遍。”

  

  “啊?”米罗一怔。

  

  冰河了然,上前拍了拍米罗的肩膀,牵过还在狠狠咬沙加手臂的贵鬼,然后抱起他走出宫外,他知道沙加要跟米罗谈谈,关于他的身份以及天蝎座圣衣的去向。他的为师又失踪了,使料未及。黄金他们回归后一如之前他们的年纪,仍然青春无改,而他的心境却不再是当年依傍在思念海底沉睡的妈妈般小孩稚囘嫩,多年历练已成就了他的沉...

 

[圣同人文]重生之后你我反向19(米妙米、沙穆)

  (十九)

  

  “穆是什么情况?”沙加咄咄逼近加隆,丝毫没有客气,“你要带走穆又是怎么回事?”

  

  沙加自悟,救回的穆是意识游离状态,虽不至于像对卡妙那样对他出手,但一直处于不认识他的境况,完全问不出分毫信息。而跟加隆只是瞪视片刻,他便看出加隆是跟他一样带着记忆回来,而且昨晚感应到的,从他从容的来去圣域各宫来看,他分明带着目的。尽管他眼眉间有淡淡的愁绪,似乎在担心什么,但这种关键时候,在没有把握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他只能区分对侍。

  

  “你确定他是你认识的穆吗?”加隆嘴角一翘,轻笑。“他不能留在圣域。”

  

  “啊?”沙加心生咯噔,但并没放松架势,动了...

 

© 珍心珍愿 | Powered by LOFTER